任泽平:为什么4次降准了但金融形势仍紧?任泽平降准MLF

首页

2018-10-16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任泽平甘源    事件  2018年10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释放资金部分用于偿还当日到期的约4500亿元MLF,除去此部分共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   解读  1、核心观点:年内第4次降准,强调逆周期调节和服务实体经济。

  2018年10月7日央行宣布年内第四次降准:自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 降准所释放的部分资金用于偿还10月15日到期的约45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并额外释放7500亿元。   2018年9月26日,央行3季度货币政策例会强调:1)高度重视逆周期调节;2)努力做到金融对民营企业的支持与民营企业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相适应,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推动形成经济金融良性循环;3)坚持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4)在利率、汇率和国际收支等之间保持平衡。

同时,金融去杠杆逐步转入稳杠杆。

  2、本次降准节奏力度较大,同前3次降准相比,本次释放资金创年内新高。   一般而言,降准政策宣告时间代表信号效果,宣告与实施间隔反应政策时效。

本次降准的宣告时间在国庆长假最后一天,提振市场预期的意图明显;宣告与实施间隔与4月定向降准相同,均为8天,低于1月的117天和7月的11天,说明货币当局对目前国内外经济形势的担忧,提前做好预调微调。   3、本次降准主要目的是优化流动性结构,引导银行服务实体经济。

  从2013年7月至今年8月,作为基础货币的准备金(包括法定与超额)从万亿上升到万亿,上升万亿,但这些基础货币中由MLF投放产生的比例却从0%上升到了%,中国基础货币投放从过去的主要依靠外汇占款被动投放逐渐转向主要通过货币政策工具主动投放,这使得基础货币中对银行而言高成本、并且具有到期期限的比例显著增加,削弱了银行扩张信贷的意愿。 因此,如央行公告所述,本次降准主要目的是优化流动性结构,在维持银行流动性总量近似不变的情形下增加银行资金稳定性,增强银行服务实体经济信心。   4、降准背景:国内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外部中美贸易战再度升级。

  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开始显现。 9月PMI新出口订单48%,创2015年以来的新低。

9月18日美方宣布自24日起将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税率为10%,2019年1月1日起上升至25%,这是继7月6日正式打响第一枪、8月23日美对华160亿美元进口商品征税生效之后,双方再度强力交手。

同时,美国经济持续复苏,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超%,美联储9月加息25个基点且年内第4次加息预期增强,欧央行4季度减少QE,石油价格连续攀升。   近期土地市场降温,土地流拍创新高,叠加棚改货币化比例降低,投资面临下行压力。

金融周期进入下半场,8月社融增量低于上年同期、M2增速持续下降,自7月起银行存贷差连续2个月为负、资产负债表同比增速创新低;结构上反应货币供给与实体需求的M1/M2比值延续下降趋势,货币对于物价的影响力下降;监管上为应对资管新规,银行表外回表内,增加了对表内流动性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