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月传》里首饰好美 重庆巧手小伙也会做

首页

2018-10-26

年轻小伙爱上花丝镶嵌高材生要拜师学艺  将两股或两股以上的银丝,小心地编结成网状的花丝,最细的一根银丝直径只有。 你是不是以为这是哪个心灵手巧的女子在精雕细琢。 16日,在江北区北滨路,左书侨泡在工作室里,拿着锉刀、镊子等工具,专注地制作一件花丝镶嵌的首饰。 工作室里陈放着不少已做好的花丝镶嵌首饰,复古又时尚,多出自左书侨之手。   今年27岁的左书侨,是西南大学美术学院本土艺术理论研究专业的一名研究生。 说起学做花丝镶嵌,他说是兴趣使然。

  左书侨从小学习戏曲,对戏曲演员头上戴的点翠首饰尤其喜爱,这也让他对传统工艺十分着迷。 2006年,左书侨去北京采购京剧行头时,接触到了花丝镶嵌。   左书侨告诉记者,花丝镶嵌又称细金工艺,被封为“燕京八绝”之首,最早分为京派、川派和海派。 在综合了前两派优点后,渝派花丝镶嵌应运而生。

2014年,渝派花丝镶嵌还被列入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如花丝镶嵌是底座,点翠则可镶嵌在上面,两者结合做出的首饰十分漂亮。   从北京回来,左书侨心里就一直惦记着花丝镶嵌。

2014年初,已大学本科毕业的左书侨在网上看到花丝镶嵌传承人李昌义的报道,萌生了拜师学艺的想法。   “最开始,李昌义师傅并没有答应,觉得我是闹着玩,一个年轻小伙不可能有耐心学。

”左书侨没有放弃,他精心地准备着。

花丝镶嵌的制作需要焊接,他专门找门店做工作室;一些制作老工具市面上难寻,他就跑到模具厂去订做。 一切就绪后,他再次上门请教李昌义师傅。

  “先做做看吧。

”李昌义教给左书侨一些花丝镶嵌的基本技艺,但仍没答应拜师。

  左书侨还记得,最初学花丝镶嵌时,由于技法不熟,他常常在打磨时被很尖的锉子戳进指尖,扎得生疼,“制作时,不能戴手套,那样手上没感觉,更别说做出好作品了。

”  “受伤还好,最难熬的是制作一件花丝镶嵌首饰要经历不断返工。 ”左书侨还记得,他做的第一件花丝镶嵌首饰是一根发簪,一个星期后眼见要大功告成,没想焊接时,丝被焊化了,返工后再上色时发现又不对,如此返工两三次后才勉强完成。   左书侨笑着说,虽然李师傅当时看着他拙手的样子连摇头,但还是被他的执着打动。

2014年10月,他成功拜师。 从《甄嬛传》《芈月传》中找灵感传统技艺融入时尚设计获赞  正式拜师后,左书侨学花丝镶嵌的劲儿更大了。 当时左书侨已辞去网站编辑的工作,正式到家里的珠宝店帮忙。

每天下班后,他就跑到工作室去练习制作,常常到晚上12点才离开。   最初,也有人担心他一个男生做不了这细工活儿,要知道花丝镶嵌中,目前最细的花丝直径只有,制作中稍拿捏不准,就可能需要返工。 “长期不断重复做同一个部件,我也会烦躁。

”左书侨笑着说,他的静心方式就是听京剧。   学习制作中,左书侨发现,花丝镶嵌工艺做出的首饰虽然漂亮,但顾客并不买账。

左书侨说:“之前我们复制过老式的花丝镶嵌宫灯耳环,大气好看,但很多顾客觉得坠子太大,戴不出去。 ”这让他意识到,古典花丝镶嵌需要融入现代元素,成为更“接地气”的作品,才能受到更多人青睐。   “以前花丝镶嵌的首饰设计比较复杂,我们就把它由繁化简,让人戴起更清爽。 现在很少人戴头簪,我就把头簪样式改良做成胸针,复古又时尚。

”左书侨说。

  除了学习积累,看古装剧也是左书侨获得设计灵感的一个方式。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电影《垂帘听政》《火烧圆明园》,以及电视剧《红楼梦》,还有当下火爆荧屏的《甄嬛传》《芈月传》等,左书侨都要看上N遍。

他关注的不是剧情,而是剧中每一个人佩戴的首饰,“从中可以看到一些古代首饰的文化,为创作提供更多灵感。

”  “去年我和团队参加全国金工类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培训的作品,设计灵感就受了影视剧的启发。 ”左书侨说,以前花丝镶嵌的工艺很少用来做手镯、戒指等,他看到清装剧中女子固定旗头的发簪,就想设计一款花丝镶嵌工艺的手镯。

  不过,创新并不容易。

一开始队友们都反对,认为花丝镶嵌之前没有这种做法,而且和传统首饰相比,手镯需打磨、焊接的地方更多,制作稍有不慎,就可能要返工。   “之前没做过,我们就尝试。 只有创新才能让老手艺焕发新活力。

”左书侨坚持下来,4次改设计稿后最终确定方案,然后又连夜赶工,最终这款作品在全国金工类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培训中,获得优秀奖。 “这也是当时最高的奖项,花丝镶嵌在设计上的创新得到认可。 ”左书侨自豪地说,一些北京做金属工艺的老师傅看到也赞叹:原来花丝镶嵌还可以这样做,太美了。   说起自己的徒儿左书侨,李昌义也是赞不绝口。

他告诉记者,左书侨已经掌握了花丝镶嵌的基本技法,还创新设计了各种花丝镶嵌的首饰。

自称不是生意人是手工艺人坚持每件作品手工制作  经过近两年的学习,如今左书侨的工作室逐步进入正轨,团队有8人,都是上过大学、有美术功底的80后和90后。 他们都从学徒做起,现在已经成了彼此的帮手,制作了不少精美的花丝镶嵌作品。

  不过,左书侨也坦言,工作室成立近两年几乎没盈利,很长一段时间,还得靠家里的珠宝店来维持正常运转。 “父母也曾反对,觉得这样的投入短期看不到回报。

”但左书侨认为,现在大家对传统文化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今后花丝镶嵌这样的传统工艺融入现代设计后,一定会有市场。 而他愿意做一个传统工艺的传承者。

  即便工作室现在几乎没有盈利,即便现在部分制作环节可以用机器代替,但左书侨仍坚持每一件花丝镶嵌作品全部由手工制作完成,因为善待每一件作品才是真正地向传统技艺致敬。

  今年春节前,有客人想订花丝镶嵌的首饰,但被左书侨婉言拒绝。

他说,客人要得急,虽然批量生产能够完成,却少了一种老手艺的纯粹,“即使不挣钱,也要把工艺做精。

”  左书侨坦言,他不喜欢别人把他当成是一个生意人,自己只是一个手工艺人。

  在左书侨的这种坚持下,他和团队设计出的花丝镶嵌作品也越发受到关注,曾受邀参加北京服装学院举办的《无界》展览,作品获得好评。

工作室从以前的门可罗雀,到现在每天都有几波人来参观,甚至预订首饰。   “现在连我妈妈也喜欢上了这些传统手艺做的首饰。

”左书侨说,母亲戴着他设计的花丝镶嵌首饰,在一群阿姨中收获好评无数,这也转变了她对传统工艺的看法。   左书侨大学本科是在重庆工商大学学习的服装设计。 毕业后,他一直在重庆工商大学做客座老师,教学生服装设计。

学习花丝镶嵌后,他也会邀请学生过来体验、实践。   “虽然学生们在制作上没有什么经验,会造成一定的废料,但能让更多人接触到传统工艺,很好。 ”左书侨说,因为他是一个手工艺人。